一别两宽 各生欢喜:唐代人离婚怎么写通告

2019-07-29 09:36:06  点击:  来源:西部网  


[摘要] 其实,“一别两宽、各生欢喜”这八个字的使用,可以追溯到敦煌出土的唐代《放妻书》。...

  马伊琍和文章各自在微博上公开两人离婚的消息

  其实,“一别两宽、各生欢喜”这八个字的使用,可以追溯到敦煌出土的唐代《放妻书》。1900年,敦煌莫高窟出土了大量古代文献,研究发现其中有12件离婚文书——《放妻书》,多数是唐代的。阅读这些“放妻书”,会感到一对对唐宋夫妻从纸上活了过来,正商议着如何好聚好散。

  唐代《放妻书》

  “一别两宽,各生欢喜”就来自以下这封《放妻书》:

  某李甲谨立放妻书。盖说夫妇之缘,恩深义重,论谈共被之因,结誓幽远。凡为夫妇之因,前世三生结缘,始配今生夫妇,若结缘不合,比是怨家,故来相对。妻则一言十口,夫则反目生嫌,似稻鼠相憎,如狼羊一处。既以二心不同,难归一意,快会及诸亲,各还本道。愿妻娘子相离之后,重梳蝉鬓,美裙娥眉,巧逞窈窕之姿,选聘高官之主。解怨释结,更莫相憎。一别两宽,各生欢喜。

  于时年月日谨立除书。

  这则《放妻书》中我们看到,离婚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妻子“一言十口”,久而久之丈夫生出嫌怨。这里“一言十口”也许并非搬弄是非的“多口舌”,也许只是单纯的婆婆妈妈、唠唠叨叨,使丈夫不胜其烦,于是渐渐两人关系如猫鼠相斗,心意不合。不如好聚好离,最后丈夫还祝愿妻子能够凭借自己的姿色另嫁良家,既然分别,即忘记曾经的憎恨与心结,另在他处寻找自己的幸福。

  敦煌壁画

  在另一封唐代《放妻书》中,同样可见到古时夫妻的好聚好散:

  《放妻书》

  盖以伉俪情深,夫妇义重,幽怀合卺之欢,须□同牢之乐。夫妻相对,恰似鸳鸯,双飞并膝,花颜共坐。两德之美,恩爱极重。二体一心,死同棺椁于坟下。三载结缘,则夫妇相和。三年有怨,则来作仇隙。今已不和,想是前世怨家。眅目生怨,作为后代增嫉,缘业不遂,因此聚会六亲,夫□妻□,具名书之。□归一别,相隔之后,更选重官双职之夫,弄影庭前,美逞琴瑟合韵之态。解□舍结,更莫相谈。三年衣粮,便献柔仪。伏愿娘子千秋万岁。时次×年×月日

  (注:文中方框为缺失文字)

  比起现在离婚证书上冷冰冰的程式语句,这道《放妻书》可以说是温柔至极,追述姻缘,怀想恩爱,然而“今已不和,想是前世怨家”。然而离婚归离婚,没有你死我活的诅咒,而是祝愿对方“更选重官双职之夫,弄影庭前,美逞琴瑟合韵之态”。不仅如此,后面还谈到抚养问题——“三年衣粮,便献柔仪”,离婚后男方还要再负担女方三年衣粮,而且一次付清。最后还“伏愿娘子千秋万岁”,读来令人忍俊不禁之余,不禁觉得还有几许温情。

  放妻书

  还有《放妻书》写出了夫妇感情不睦,为生活琐事而争执的:

  盖闻夫妇之礼,是宿世之因。累劫共修,今得缘会。一从结契,要尽百年。如水如鱼,同欢终日。生男满十,并受公卿。生女柔容温和,内外六亲欢美。远近似父子之恩,九族邕怡,四时如不曾更改。奉上有谦恭之道,恤下无党无偏。家饶不尽之财,妯娌称长延之乐。何乃结为夫妇,不悦鼓瑟,六亲聚而咸怨,邻里见而含恨。苏乳之合,尚恐异流,猫鼠同窠,安能得久。二人违隔,大小不安。更若流连,家业破散,颠铛损却,至见宿获不残。擎鏊筑瓮,便招困弊之苦。男饥耕种,衣结百穿。女寒绩麻,怨心在内。夫若举口,妇便生嗔。妇欲发言,夫则拾棒。相曾终日,甚时得见。饭饱衣全,意隔累年,五亲何得团会。干沙握合,永无此期。羊虎同心,一向陈话美词。心不和合,当头取办。夫觅上封,千世同欢。妇娉毫宋,鸳鸯为伴。所要活业,任意分将。奴婢驱驰,几□不勒。两供取稳,各自分离。更无□期,一言致定。今诸两家父母、六亲眷属,故勒手书,千万永别。忽悠不照验约,倚巷曲街,点眼浓眉,思寻旧事,便招解脱之罪。为留后凭,谨立。

  在这则《放妻书》中,能读到夫妻感情变质,为生活琐事而争吵,同床异梦,如同猫鼠的关系。这也导致了家内六亲不和,邻里生出怨恨,家业破败,困蔽不堪,这是雪上加霜的事情,离婚便是对两人以及两家的解脱。同时,还看到了对家产的分割,以及所书写人为第三方人士这一不同之处。因此,这一则中的祝愿,是夫妇对双方的祝愿,颇有男女平等之意。

  敦煌壁画中的女子

  敦煌壁画

  除了《放妻书》,实际上,还有《放夫书》:

  放妻书一道。盖闻夫天妇地,结因于三世之中。男阳女阴,纳婚于六礼之下。理贵恩义深极,贪爱因浓。生前相守抱白头,死后便同于黄土。何期二情称怨,互角争多,无秦晋之同欢,有参陈之别恨,偿了赤所非击,树荫莫同。宿世怨家,今相遇会,只是妻□敲不肯聚遂,家资须却少多,家活渐渐存活不得。今亲姻村巷等与妻阿孟对众平论,判分离别。遣夫主富盈讫,自后夫则任委贤央,同劳延不死之龙,妻则再嫁,良媒合卺契长生□□虑却后忘有搅扰,贤圣证之,但于万劫千生常处□□之趣,恐后无信,勒此文凭。昭迹示□,用为验约。(注:文中方框为缺失文字)

  这则看似是《放妻书》,然而若仔细分析,实则为“放夫书”。此件中,实际上是夫(富盈)从妻(阿孟)居,而离婚时便是“对众平论,判分离别,遣夫主富盈”归。一般情况下,妻从夫居,离婚后妻子也是带着自己的财产离开夫家,反过来,夫从妇居,离婚后也要离开妇家。有学者认为这是一件以放妻书为名,放夫书为实的离婚书。故连祝福语,也是先夫后妻的顺序:“自后夫则任委贤央,同劳延不死之龙,妻则再嫁,良媒合卺契长生”。

  放妻书

  彼时的几纸情意绵绵、饱含祝福与释怀之愿的《放妻书》,文字清雅通俗,宽怀包容,让人感受到即使是离别,也有着对彼此的美好祝愿。

  俗话说“一日夫妻百日恩”,即便是离散,曾经的结合也是上辈子的结缘,而后琴瑟不悦也同样是宿世结了冤家。解开二人心结,唯有“一别两宽,各生欢喜”。

  编辑:田珂

编辑: 孙璐莹

相关热词: 离婚通告 唐代人
分享到:

以上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本网只是转载,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、稿酬问题,请及时联系我们。电话:029-63903870

本网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等,版权均属一分快三所有,任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或其他方式复制发表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一分快三 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 2006-2020 gjnews.cn All Rights Reserved     备案号: